湖南省双峰县第三中学
网址:www.hnsfsz.net
 
栏目文章分类
 
学校概况
 
公告通知
 
学校动态
 
党建工会
 
德育工作
 
教学教研
 
年级工作
 
后勤工作
 
教师风采
 
学生天地
 
校友天地
 
新闻传真
新闻详情

我记忆中的王老五

作者:赵立红浏览数:150 




我记忆中的王老五

文/赵立红



0001.jpg




N01

王桂林,是我老家的一个远房表叔,在家排行老五,从小被人戏称王老五。

打我记事起,我就认识了王老五,他年长我约二十岁,看到人家都叫他王老五,我也就没大没细的跟着这么称呼他。

山坳深处,鱼塘尽头,二间旧屋,便是王老五的家。

No2

1948年的一个寒冷的冬夜,王老五来到了人间,在他出生前,己有两个姐姐和二个哥哥。父母对他的到来,并没有多少惊喜,父亲只是瞄了他一眼,倒头便睡了。

他的出生,赶上了开国大典的礼炮声,也赶上了人民政府枪毙他父亲的枪声。

他的父亲是一个商人,头脑灵活,善于经营,在老家置了几十亩田地,解放初被划成恶霸地主。

随着一声枪声,襁褓中的王老五便成了人家眼中的地主崽子,成了孤儿寡母。

因为从娘胎里带来的地主狗崽子的烙印,童年的记忆中充满着饥饿、寒冷与恐惧。

N03

王老五比我大二十岁,我有印象的王老五是文革快结束时的王老五。那时他将近三十岁了,还单身一个,当时我还是个只有几岁的细伢子。他和二个同样是单身的哥哥都渴望成个家,但是没有人愿意嫁给地主家的狗崽子。

80年代末,王老五终于搬进了邻村一个丧偶女人的家,因为无力抚养二个年幼的孩子,女人看上了他一身的力气,这才给了王老五一个机会。

王老五很珍惜这个机会,还专门请村里的"张半仙"很认真的给自己算了一卦,说他后半生与该寡妇有缘。

可好景不长,在王老五为了一家生计,不得不出远门打工挣钱,等过年回家时,女人己另换了人家。

王老五没有愤怒,也没有勇气仇恨,只想趁黑一头扎进村口的大水塘里。

从此,王老五便一直单身,一直住在解放时人民政府分给他家的二间旧房里。也没有外出打工,在附近靠卖苦力、打零工维持生计。

卖苦力的他,平时和劳动关系最密切。劳动虽然光荣,但是在这个世界上,很少有人发自内心觉得卖苦力光荣,也没有人发自内心的想当一名光荣的苦力。

最终选择卖苦力,我想绝非他自己最原始的选择,更象是命中注定。

N04

早几年回老家,在路上碰巧遇到了他,他挑着一担重东西,满头大汗的急着赶路,佝偻着背,显然显得苍老了许多。我很是怜悯,硬从他肩上抢过担子放在自己肩上。

身后是一连串的好话、恭维话,竟把少他二十岁、按辈分该称他为叔的我称呼为"你老人家"。

或许是早己习惯了自己的卑微,也或许是他一贯待人的方式,反正这种近乎殷勤的客气和充满恭维的热情,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
我肩上负着重,脚下步子自然就迈得快,这也是人最本能的反应。开始并没觉得肩上的担子重,慢慢地我开始清晰地感觉到肩部肌肉逐渐由酸麻变成酸痛,并且快速向全身扩散,脚步也变得越来越沉重,生平第一次觉得前方的路竟是如此的漫长,而这样的路,他几乎天天在走。

快中午了,浑身乏力的我决定休息一下,顺便请王老五到路边小店吃个饭。

在反反复复、推推搡搡中我俩终于坐下了。

他一再坚持只准我点二个菜,我俩各吃了三大碗饭,估计留给店家的利润空间不大了。

当我俩离开时,店家用力摔碗筷的声音格外刺耳,震得耳朵嗡嗡响。

要是都这个吃法的话,怕是店子都会被吃垮,这是店家在身后丢给我俩的道别语,显然,在店家的眼里我们不是他们希望常来的对象。

N05

王老五执意要我去他家坐坐。二间破屋,门敞开着,没有锁。事实上,门无论是开还是关,都只有象征意义,屋里几乎没有一样值钱的。

厨房即是灶房,也是餐厅,角落里的下水道兼作临时卫生间。

王老五告诉我,厕所在屋后,晚上不方便,憋急了只好用下水道替代,但前提是必须瞄准,既不能溅到旁边的水桶里,也不能洒在地上。看来这是个技术活。

闲聊中,王老五告诉我他是个挺讲卫生的人,哪怕大冬天,隔过十天八天都必须洗澡,可惜家里条件差,没有澡堂,只能提桶热水到屋后洗,所以调节水温是关键,如果太烫了,开始屁股受不了,如果不烫一点,还没开始洗水就凉了。所以每每洗澡时表情都很夸张,要么是因为上半身太冷,要么是因为下半身屁股太烫的原故。

我听得哈哈大笑。

天渐黑,王老五执意要留我吃完晚饭再走。他说早几天买了点鱼肉,顺势指了指挂在梁上的鱼肉让我看。他告诉我,家里老鼠特别多,无孔不入,无所不吃,家里还养了只懒猫,在鱼肉面前,也变得没有节操,不得不防备它们。

他还很高兴的拿出一件早几天新买的新马甲让我看,说是准备过年时穿的。去年好心人送了件旧西服给他,过年时计划将新马甲套在西服上。西服负责体面,马甲负责保护西服,再说新马甲如果穿在里面人家就看不见。

他显然没把我当外人,告诉我过几年满八十时准备拿出一万元请亲朋戚友来做客,热热闹闹过个生日,如今口袋里己攒下了900元。

N06

一晃又好几年过去了。

早几天突然有人告诉我王老五去世了,就在那二间破屋里,好几天才被人发现。

我愣了好久没有说话,不知为什么,眼泪还是没控制住,一下子有想哭几声的冲动。

…………

谨以此文,怀念王老五。

00.png